呼和浩特市環境保護産業協會

産業丨“一帶一路”油氣上遊合作要講究策略

234g.jpg

精彩導讀

  如何抓住“一帶一路”倡議的重大機遇,将與沿線國家的油氣合作推向更深入,是石油行業重點關注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方面是油氣合作需要有一定的策略。

  “一帶一路”倡議引起巨大反響,為我國深入開展包括能源在内的國際合作帶來重大曆史機遇。油氣合作應當引領“一帶一路”的産業合作。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以中國石油為代表的石油央企已經開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較大規模的油氣投資業務。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中國石油公司在沿線國家的油氣合作取得了豐碩成果,完成了業務布局,進入規模效益發展期,并成為我國對外油氣合作的一張名片。如何抓住“一帶一路”倡議的重大機遇,将與沿線國家的油氣合作推向更深入,是石油行業重點關注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方面是油氣合作需要有一定的策略。

  

  一般來說,“一帶一路”沿線大部分資源國屬于發展中國家,經濟結構單一、基礎設施不足、産業鍊不完備且處于低端,技術水平落後、資本支出不足。合作策略的分析主要是通過對資源國地緣政治、經濟環境、社會形勢、油氣行業、能源政策等深入分析,把握資源國油氣行業發展趨勢,弄清其發展需求,識别行業發展的需求點。針對這些需求點,挖掘我方在滿足這些需求方面的優勢,尋找合适的切入點,提出對雙方都有所裨益的合作策略,從而打開新局面。

  

  上遊是油氣合作最重要的領域。“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上遊油氣合作可從以下幾個方面開展。

  

  上遊一體化合作。除油氣投資外,油氣合作可進一步延伸至工程技術、工程建設、裝備制造以及具有主導意義的技術标準服務。“一帶一路”相關資源國本土工程技術服務能力水平較低,僅能提供常規服務,高端工程服務依賴外國石油公司。盡管一些國家傾向于西方石油公司,但由于受歐美制裁及其他原因,西方石油公司難以進入。中國的石油工程技術服務和裝備制造水平相對西方有一定的差距,但是無論在服務能力、制造水平還是技術标準上,都已取得長足進步而且具有一定的成本優勢。無論是受西方制裁的俄羅斯、伊朗等國家抑或是沙特、伊拉克等技術準入較為嚴格的國家,中國石油公司都有資格、有能力提供上遊工程技術服務。很多沿線國家石油工程技術服務及裝備制造需求市場巨大,以此為契機,提供上遊一體化且性價比高的技術服務,可以很好地帶動上遊勘探開發合作。

  

  上中下遊全産業鍊的合作。很多沿線資源國上遊資源優勢雄厚,但中下遊煉油化工能力較差,與其豐富的上遊資源相比極不相稱。如伊朗盛産石油但其汽油卻需要年年進口。在上遊勘探開發合作中引入中下遊的合作,對資源基礎雄厚的資源國而言有較大的吸引力。中國石油、中國石化等央企在煉油化工技術水平方面不輸西方石油公司,和資源國進行上中下遊全産業鍊的合作,以此來帶動上遊的合作,也是一種較好的策略。這種策略并不新鮮,“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統籌推進上中下遊全産業鍊的合作,以拓展油氣合作的廣度和深度,已成為新的共識。石油企業在管理體制上做出相應安排,做好内部勘探開發和煉油化工的協調,更好推進油氣發展。

  

  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具體來說主要是以油氣管網建設為切入點來帶動上遊合作。在“一帶一路”倡議下,能源安全思維從過去局限于保障中國一國的能源安全轉變至區域性的共同能源安全保障。這就要求構建跨境的油氣網絡,實現區域性的資源和市場互聯互通。當然,實現“一帶一路”區域性能源通道互聯互通這一構想,機遇與挑戰并存;但建設區域性能源管道意義重大,因為資源國有穩定的市場、進口國有穩定的供應,并有利于加強區域内國家的經濟聯系。“一帶一路”沿線資源國有管道建設方面的巨大需求,如伊朗。核制裁解除之後,伊朗積極尋求天然氣出口市場,除了向鄰國伊拉克出口天然氣外,力圖進一步拓展土耳其和歐洲國家,并計劃通過海底管道出口至阿曼、巴基斯坦、印度等東南亞國家。以色列近期就其巨型氣田利維坦的天然氣的出口與塞浦路斯、希臘和意大利等國已簽署了關于鋪設水下天然氣管道的諒解備忘錄。當然,區域性骨幹能源通道的建設不是企業層面就可以完成,但企業可以研究區域性管道走向構想和規劃,呈報國家層面尋求支持。一旦政府支持這種設想并與相關國家商談建設的可能性,企業就能抓住油氣合作的先機。

  

  市場合作和融資合作。我國是全球油氣消費增長最快的國家,也是很多油氣出口國家争奪的目标市場。當前國際原油市場供應偏松,資源國存在出口市場多元化及穩定的需求。中國石油公司利用中國有巨大潛力市場這個優勢,提出由中方購買合作項目産出的油氣或者每年進口定量的油氣等條款,進行上遊油氣領域的合作。市場合作中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探讨定價機制的合作,使雙方掌控一定的話語權,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目前由西方所主導的油氣貿易市場體系和定價機制的遊戲規則。融資合作主要是針對資源國資金缺乏而設計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國家金融産業走出去的規模不斷擴大、水平将大幅提高,中國石油公司可以利用亞投行、“一帶一路”投資基金等融資渠道,為資源國提供一定的融資服務,促進金融和能源産業的融合發展。

  

  能源輸入和輸出并存。“一帶一路”沿線部分資源國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能力較差,經常出現冬季供暖能源不足、夏季用電高峰期電力短缺等現象。中國的石油公司可以考慮留存部分油氣在資源國當地市場出售甚至向資源國出口油氣以緩解資源國的能源短缺局面,這樣不僅幫助資源國政府,也造福當地居民,赢得資源國政府和百姓的尊重。這在客觀上有利于促進雙方油氣合作。

  

  當然,油氣合作策略遠不止以上幾條,中國的石油公司應該深入分析資源國油氣發展趨勢及痛點,提出更多創新性合作模式,将“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的油氣合作推向一個新高度。

  

  (作者為中國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高級經濟師)

  來源: 中國石油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