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市環境保護産業協會

市場|環保PPP市場進入監管扶持并重階段

g.jpg

近日,生态環境部組建完成,開啟我國生态環境的“大部制”時代。新的生态環境部将統一行使生态和城鄉各類污染排放監管與行政執法職責,進一步加強污染治理,提升環境保護效率,從而促進環境治理需求的釋放,尤其是流域治理、黑臭水體治理、工業污染治理等細分領域。

記者了解到,随着環境治理力度加大,環保領域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投資市場正在加速開啟,市場秩序也有望進一步規範化。知情人士透露,為了進一步推動環保領域的PPP,生态環境部正在着手按照問題導向和目标導向,從多方面進行監管和扶持PPP模式的市場環境。

行業釋放巨量投資空間

近年來環保投入力度加大,環保投資結構不斷優化,環保投資市場化改革不斷深入。特别是三個“十條”出來之後,每年投資都在不斷增加。2016年、2017年中央财政對環保投入力度越來越大。

不僅如此,為了支持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行動計劃确定的重點工程,中央财政整合資金,加大對大氣、水、土壤、農村以及山水林田湖等項目的支持,分類設立了大氣專項、水專項、土壤專項、農村環境整治專項、重點生态修護和保護項目等。優化項目的資金分配方面,針對上一年度環境治理工程項目推進快及重點區域大氣、重點流域水環境改善的地區給予獎勵,不斷優化相關的管理機制。

尤其是,2017年,環保部門出台了第三方治理的實施意見,并且聯合财政部還出台了推進PPP項目實施的相關意見,指導地方推進PPP項目的實施,推動建立了吸引社會資本投入環保市場的機制。

雲南省在2017年9月份明确提出,在垃圾處理、污水處理等公共服務領域,對新建項目“強制”運用PPP模式。該省要求,将分散的同類項目或關聯項目組合打包,整合新建項目和已建成的存量項目、非營利項目和營利項目,采取整體采購、整體簽約、整體設計、分期實施的方式,提高項目盈利能力。

雲南省還要求,對有現金流、具備運營條件的項目,要按照“成熟一類、推進一類,邊試點、邊規範,邊總結、邊完善”的原則,“強制”實施PPP模式識别論證。同時,項目實施機構應當優先采用公開招标、競争性談判、競争性磋商等競争性方式采購社會資本,鼓勵社會資本積極參與、充分競争。

市場不規範現象仍然存在

事實上,自2013年底雲南省啟動PPP模式工作以來,各地各部門積極推進PPP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實際工作中,也存在着項目前期工作不足、實施不規範,重建設、輕運營,重國有、輕民營等問題。

近日,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表示,在環保行業整體市場秩序方面,惡性低價競争問題依然突出。“無論是先低價拿标,搶占市場份額項目運行後再提價,還是企業戰略轉型需要,這些偏離實際成本的惡性不規範競争,不以持續穩定運行為目标的短視行為,極不利于環保産業的健康發展,同時也造成環保行業平均收益率下滑明顯”。

生态環境部規劃财務司一位相關負責人表示,從全國目前情況來看,各地積極支持環境治理PPP項目模式,但是總體上仍然處于起步階段,在申報、設計和實施過程當中還存在一些困難和問題。

具體表現在,首先是很多地方政府把PPP模式作為替代傳統融資平台、争取國家政策支持的一種手段,沒有把環境效益作為根本的出發點。其次,在項目實施階段,缺少環境服務價格與治理效果有效挂鈎機制,難以對社會資本進行有效考核和約束。此外,環保領域PPP普遍存在回報機制不健全、邊界責任界定不清晰、項目落地比較慢的問題。

“當前第三方企業參與污染防治的熱情還是非常高的,但是由于一些地方政策法規比較滞後,體制機制還不完善,關鍵是有一些保障機制沒有建立起來,所以排污企業反映冷熱不均,推進這項工作還存在一些問題”。該負責人介紹說,“比如責任不明晰,行業不規範,信息不對稱,以及價格機制和監管機制沒有完善。”

從嚴監管提升整體質量

為了進一步推動環保領域的PPP,上述負責人表示,生态環境部正在着手按照問題導向和目标導向,從多方面進行監管和扶持PPP模式的市場環境。具體來看,一是深化政策設計,圍繞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加強PPP機制研究,健全回報機制,加大評價和監管的力度,落實激勵和約束要求;二是加大環境保護專項資金向PPP項目傾斜力度,結合生态環境部會同财政部正在開展的項目儲備庫建設運行,優先支持PPP項目;三是做好示範推進,及時總結經驗、加強宣傳,發揮好示範帶動作用,選取部分推廣效果比較好的項目在全國進行推廣。

此外,針對第三方機構參與環境污染治理的市場,将進一步加強對第三方治理行為的監管力度。落實環境保護法律法規的有關要求,進一步加大環境監管執法力度,探索出台第三方治理企業監管的配套政策。

在從嚴監管的同時,也鼓勵第三方治理機制和模式創新。建立第三方治理試點項目的儲備庫,編制發布一些相關的案例,引導和鼓勵企業創新相關的機制和模式。并且,鼓勵信息公開,加快推進構建信息平台,鼓勵第三方單位主動接受社會監督。

趙笠鈞表示,伴随環境服務市場需求的釋放,我國環保産業服務能力逐步提升,環境技術集成創新和關鍵裝備國産化取得突破,形成一批環保技術裝備研發基地,環保市場逐步破除行業壟斷和地域保護。PPP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得到推廣應用,環保企業迎來了更多開拓市場的機遇。來源:第一環保網